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10-9959

新的欧洲专利制度体系将带来哪些机遇与挑战?

作为“一带一路”的终点,古老的欧罗巴大陆从未像今天这样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2017年,中国已成为欧盟最大的进口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贸易出口对象国,中欧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了惊人的6444.6亿美元。而在中欧经贸关系发展的方方面面中,知识产权制度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从2012年至今,欧洲着力推动建设的欧洲单一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体系成为了中国赴欧投资企业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从授权到诉讼实现真正的完全统一,面对着有可能是欧洲专利制度中最激进的这次变化,中国的专利权人将面临哪些新的机遇与挑战?

作为“一带一路”的终点,古老的欧罗巴大陆从未像今天这样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2017年,中国已成为欧盟最大的进口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贸易出口对象国,中欧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了惊人的6444.6亿美元。而在中欧经贸关系发展的方方面面中,知识产权制度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从2012年至今,欧洲着力推动建设的欧洲单一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体系成为了中国赴欧投资企业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从授权到诉讼实现真正的完全统一,面对着有可能是欧洲专利制度中最激进的这次变化,中国的专利权人将面临哪些新的机遇与挑战?前不久,记者就此专访了法国凯步知识产权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卢博睿(Bertrand Loisel)。

记者:近年来,赴欧投资已成为很多中国企业的共同选择,也带动了中欧间知识产权工作的交流与合作,现阶段中国企业在欧洲的专利申请、授权和诉讼等方面的基本情况是什么样的?

卢博睿: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也不断加快,市场不断扩大,其中,欧洲已经成为中国企业最为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去年,中国申请人向欧洲专利局提交的专利申请受理量达8838件,中国在欧的专利申请量增速非常快,在过去几年间均保持了两位数的增幅,显示出了中国巨大的创新活力。过去,考虑到市场布局范围和专利工作成本等问题,中国企业通常选择在欧洲各个国家分别提交某一国或某几国的专利申请,涉及的国家不会太多。如今,中国企业则更多通过向欧洲专利局提交统一的欧洲专利申请进行广泛布局。为了更好地服务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专利权人,目前欧洲专利局正在着力推进全面加快专利审查效率,在内部规定了相应的期限,同时权利人还可以主动提出加速审查的申请。得益于欧洲专利局在专利审查方面的严谨,欧洲专利的权利稳定性较高,在进入司法程序时会得到法院方面的更多认可。

记者:实际上,早在2012年底,欧洲议会就通过了包括单一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等在内的专利一揽子计划,为什么时至今日这项改革仍然未见正式实施?目前该制度体系的建设发展到了何种阶段,未来对欧洲的知识产权环境乃至整体的营商环境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卢博睿:2012年底通过的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包括了欧洲单一专利、专利翻译及欧洲统一专利法院这三部分内容,旨在建立和实施统一的专利保护。在这一体系中,欧洲统一专利法院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只有在包含德、法、英三国在内的13个成员国批准后该体系才能正式运营。今年5月,法国已对外公开了相关法令,将随欧洲统一专利法院的相关协定一同生效。目前已经有12个国家履行完批准程序,德国近期有望完成批准程序,英国也将在启动脱欧谈判的情况下完成批准程序。欧洲专利局预计最快大概在2019年上半年该新体系能被正式实施。在这种新的专利制度体系下,单一专利授权后,将可以在统一专利法院提起一揽子诉讼,无需像目前这样分别在各个不同国家起诉,而是一揽子解决框架下所有成员国的问题。这将大大优化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全球创新者的营商环境,因专利维持而产生的年费等费用与现行体系下在所有国家生效的费用成本相比,预计能够下降1/4之多,还将会使企业在欧洲范围内的专利实施更加容易便捷,资源使用亦更加经济实惠。毫无疑问,这将进一步带动中国企业的在欧投资,继续拉动中欧经贸往来向更高目标攀升。

记者:如您所述,这种统一的专利制度体系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正式施行。那么,对于中国企业和涉外知识产权服务机构而言,将面临着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卢博睿:机遇和挑战总是并存的。虽然在新的专利制度体系下,专利的授权、诉讼等可以完成一揽子解决,但相对的,在权利人的专利权被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时,一旦判定该专利权无效,则意味着在欧洲范围内的“全部无效”。为此,作为现有制度向新制度的过渡,欧洲专利局提出了为期7年的“过渡期”概念,专利权人可以自行选择在原有制度下进行布局亦或在新制度体系下进行尝试。在7年“过渡期”后,才会在权利人已基本熟悉相关情况的基础上,再根据法院判例、企业实践等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引导权利人全面向新的制度体系靠拢。相信在前期发展良好的基础上,以这7年“过渡期”为契机,中国企业必将继续加快“走出去”赴欧投资的步伐。得益于愈发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目前在中国企业赴欧投资的构成中出现了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很多中国企业会选择把研发中心的相关业务放在欧洲地区。相应地,这也就为拥有涉欧业务的知识产权中介服务机构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平台。过去,许多欧洲地区的专利事务所是通过单一的专利申请业务或某一件具体专利诉讼与中国企业或其他代理了中国企业专利业务的跨国中介机构进行合作。在新的专利制度体系下,随着中国企业直接作为投资人和专利权人在欧洲生根落地,我们将可以和中国企业走得更近,为中国企业提供更加直接和高效的服务,大大降低人力、沟通、交通等流程方面的成本,提升中国企业的创新效率。

记者:应该说,这种新的发展机遇,对行业的信息化、智能化的要求也必然越来越高,作为企业和代理机构,是否也需要适应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之势,以迎接未来的挑战呢?

卢博睿:如今,人工智能已成为各行各业的发展潮流,机器越来越多、越来越智能,这是必然的发展大势。但机器完全取代人的结果是不会最终发生的,特别是在知识产权领域,人工智能只能够在一些具体的工作流程比如专利申请案例的分析等方面进行运用,在涉及到企业重大专利战略决策或公司主管与专利代理人进行交流反馈这类工作时,还是需要突出人的交流这一“接口”的重要作用,这是很难被取代的。人类对“类人”的信任是有程度的,不可能由人工智能取代人类来做决策。当然,顺应时代发展大势,在工作流程上完美嵌入人工智能手段,对流程和系统进行智能化改造,加入信息技术工具,则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受访对象简介:卢博睿(Bertrand Loisel)是法国凯步知识产权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卢博睿毕业于巴黎第一大学企业研究中心及法国斯特拉斯堡第三大学国际工业产权研究中心并获得知识产权硕士学位,同时还拥有巴黎理工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卢博睿于1995年加入法国凯步,并于2000年成为该所合伙人。在机械、电气等不同领域,卢博睿有着丰富的专利申请和诉讼经验,其业务领域涉及机械学、电学、电子学、物理学以及著作权、竞争法等,专长包括处理专利侵权案件、异议案件、提供侵权分析意见以及在电气、软件工程和物理等不同领域的尽职调查。

标签: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