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10-9959

MUJI纠纷二审未判,北京棉田持“无印良品”商标扩张

MUJI近来在中国市场风波不断。今年9月,“无印良品工商抽检不配合”话题被推上话题热搜榜,引起消费者热议。时隔一个月,MUJI再次因商标案被推上风口浪尖。而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也在不断下滑。根据无印良品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日前发布的二季报,无印良品中国市场在实施降价后可比销售首次下滑2.2%,而一季度同比增长1.8%,致使中国市场上半财年收入下滑0.2%。此前多达9次的降价,未能阻止无印良品在中国销售放缓趋势。

无印良品在中国悬而未决的商标纠纷再起风波。

近日有香港媒体翻出了去年年底的一项商标案判决,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因旗下拥有织物、布、毛巾、床罩等品类的“无印良品”商标,将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和母公司良品计画告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判北京棉田胜诉。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良品计画被告知,公司已经提起上诉,目前二审尚未判决。在此期间,记者发现北京棉田正在以“无印良品”商标进行扩张开店,目前在各地已布局30家门店。

商标纠纷再起

国际商标纠纷案大多以“抢注商标”开始。北京商报记者从良品计画方了解到,由于MUJI上海所管理的部分店铺及MUJI天猫官方旗舰店中,在第24类销售的部分商品使用了“無印良品”的标识,因此北京棉田向法院提出诉讼。法院于2017年12月一审判决北京棉田胜诉,要求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约100万元以及消除影响。良品計画及无印良品MUJI上海公司于2018年1月提出上诉,目前仍在二审阶段。

良品计画公司相关负责人认为,即使上述判决生效,也仅针对北京棉田所享有的24类商标。而MUJI可继续使用已注册“無印良品”商标。同时,公司已对上述涉案商品进行相应处理(去除了商标上带有“無印良品”的字样)。但“無印良品”为公司前身西友公司在1980年创造的臆造词商标,因此良品计画拥有商标权利且将尽力取回。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北京棉田注册商标为简体中文“无印良品”,而良品计画注册商标为繁体“無印良品”。良品计画现拥有商标分类的1类-45类“無印良品”商标。但是,在24类大部分商品上的商标已经被北京棉田方注册,良品计画仅在24类的窗帘等部分商品上拥有商标。且在18类、29类、30类商标中,良品计画也有一部分未能完整注册。

公开资料显示,针对织物、布、毛巾、床罩等中国商标分类中的第24类大部分商品,北京棉田已经注册了商标,良品计画仅拥有窗帘等小部分商品的商标。同时,“无印良品”商标由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4类棉织品、毛巾、床单、枕套和被罩等产品,有效期限至2021年4月27日。2004年7月21日转让给2000年成立的北京棉田。 

而北京棉田于2011年成立北京无印子公司,同年在中国独家授权子公司使用“无印良品”这一商标。

针对上述案件,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北京棉田,但截至发稿前该公司并未有所回应。

“国产无印”扩张

在上述案件被推上社交媒体话题热搜榜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北京棉田在中国各地开店,门头红底白字写着“无印良品Natural Mill”,与MUJI极为相似的。据MUJI向记者透露,目前无印良品已扩张将近30家。而MUJI在中国门店门头为红底白字“MUJI無印良品”或“MUJI to Go無印良品”。对此,良品计画称已采取法律行动。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在大众点评搜索发现,国产“无印良品”在北京共有三家,其中一家“无印良品Natural Mill”刚于近期开业,位于方恒购物中心;另一家“无印良品”位于乐多港奥特莱斯,门头为红底白字;最后一家为“无印工坊Natural Mill”,位于世纪金源购物中心,门头为白底红字。从这三家门店门头标识可以看出,最新新开业的“无印良品”方恒购物中心店,与MUJI的门头最为相似。

在新开业的方恒购物中心店的消费点评中,不少消费者将该店视作MUJI,一位网名为“Mr.So_8233”的消费者评论道,“吊牌写的都是无印工坊,装修和商品全都仿照无印良品”;另一位名为“北京m”的网友提到,“店家自己说是中国的无印良品”。

北京商报记者在北京棉田官网看到,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高端毛巾制品、功能性床品和家居服饰,旗下经营品牌包括棉田、无印工坊等6个品牌,并代理内衣品牌Comazo以及生活品牌BEVERLY HILLS POLO CLUB。公司线上销售渠道分别有棉田天猫官方旗舰店、无印工坊天猫旗舰店以及棉田官网商城等5个平台,且尚品网、京东以及1号店等四个平台即将开业。

北京商报记者点进无印工坊天猫旗舰店发现,该店经营毛巾、家居服、床品等产品,店铺页面布局与MUJI官网十分相似。

MUJI纠纷二审未判,北京棉田持“无印良品”商标扩张

MUJI纠纷二审未判,北京棉田持“无印良品”商标扩张

近似侵权难界定 

擅长商标法相关领域的律师姚红军告诉记者,简体的文字商标与对应的繁体文字商标,在商标法意义上虽然不构成相同商标,但是会被认为构成近似商标。因此,简体文字商标的权利人可以禁止他人在相同或者类似产品上使用对应的繁体文字商标,反之亦然。如果有经营者在相同或者类似产品上使用他人已经注册的简体文字商标对应的繁体文字商标,则构成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近似商标侵权。

在这方面,北京棉田和MUJI涉事双方各自拥有简体和繁体的商标。

姚律师强调,中国实行“在先注册在先享有”的商标注册制度,因此权利人如果有意进入中国市场,应该尽早在中国注册商标。同时,对于显著性非常强或者知名度非常高的海外商标,如果被抢注并在中国市场上使用,客观上还是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并造成中国消费者的实际混淆,因此商标局和法院还是应根据具体情况予以区别对待并在现有法律框架和原则下规制恶意抢注行为。

奢侈品中国联盟荣誉顾问张培英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国际品牌在进入中国市场时最好提前注册好商标,注重维护品牌的知识产权。由于国际商标注册并不需要考虑字体繁简,与国内商标注册有所不同。因此,国际品牌在注册国内商标时,第一,同时注意英文名、汉语名的商标注册,尽量避开繁琐字体;第二,在注册商标时,要绝对避免品类注册不全;第三,在商标保护上,可以采取收购、品牌接洽等和解方式;第四,商标注册分“tm标”和“R标”,“tm标”为正在审核中,虽然具有法律效应,但有被驳回的风险,而“R标”为已经完成注册的商标,同样具有法律效应。品牌方对商标注册一定要重视,以此避免商标纠纷。

MUJI近来在中国市场风波不断。今年9月,“无印良品工商抽检不配合”话题被推上话题热搜榜,引起消费者热议。时隔一个月,MUJI再次因商标案被推上风口浪尖。而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也在不断下滑。根据无印良品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日前发布的二季报,无印良品中国市场在实施降价后可比销售首次下滑2.2%,而一季度同比增长1.8%,致使中国市场上半财年收入下滑0.2%。此前多达9次的降价,未能阻止无印良品在中国销售放缓趋势。

标签:
分享到:

相关阅读